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所贪爱,每一刻却贯注深情。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

 
 
 

日志

 
 
关于我

像诗人一样浪漫、像和尚一样达观、像艺术家一样激情、像孩子一样天真、像天使一样优雅、像隐士一样宁静

网易考拉推荐

走过柳泉【原创】  

2009-01-15 12:05:25|  分类: 烟花过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过柳泉

                  一米阳光

       走过柳泉(原创) - 一米阳光 - 会心斋

       图片为阳光原摄影 于2009年暮春

    每次独自回去,总是坐23路车至蒲松龄,然后步行近半个小时才到研磨人居住的村庄。只是因为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柳泉情节。

    下车后从弧形石门走进蒲家庄,一条石板路一直通向蒲松龄故居。未入门前的各种商铺药店艺术等门面整洁。这条曾经比较宁静的小街一排喧嚣。文化气息与商业气息一同弥漫于空间,似乎连那古色古香的建筑也渲染楚时代的不甘寂寞。只有故居大门前的两棵古槐伸展着枝叶,透出几分不在意俗世繁华的潇洒,叶生叶落,鸟鸣上下,四季轮回,从容淡泊,不知它们从前是否是陪伴了先生的晨昏朝夕?或许,枝叶它们才能解读先生的人格与性情。灿烂至极归于平淡,轰轰烈烈这么些日子,歌舞升平游人如织这么多尽兴的时刻,不知先生是否厌倦?先生一定是躲开富贵浮华之乡,又去从前那简陋的柳泉小亭或斗室之间做那悠然恬然怡然的穷书生了吧!此番却是真正的见山是山,见水是水了。参悟了人生的落魄失意辉煌大红大紫之后的返璞归真,此种境界,方是人生的大智慧,精神苦闷的永久解脱。

    每次走过故居,我总是放慢脚步,深恐惊扰了先生的神思或灵感。但鞋跟落在石板上,总会发出清越的足音,是任何器乐也无法完成的乐章。先生,这种声音里蕴涵了一种深深的敬意不忍和怜惜。

    路边的小摊店面许多捎带着买各种狐狸的工艺品,纯白的、浅灰的、毛茸茸的,瓷的,大小质地形态各异,却皆栩栩如生,呼之欲出。这聪敏充满灵气的小生灵,因了先生的生花妙笔,更为人们所喜爱。买一只轻捧与手心,与那脉脉的眼神对视,恍惚间,一美丽的少女亭亭玉立眼前,巧笑嫣然,顾盼生辉,浑然间,说不出是真还是幻?是娇娜,婴宁,青凤,还是阿娇?还是我其实就是那白衣飘飞的女子?栖落红尘,只因一段未了的尘缘。几百年前的情缘早成云烟,而聊斋中的故事爱情和痴迷却永远鲜活如初,那些美丽的女子也永远保存了东方人的温婉古典和善良,书负于了她们永恒的生命。多少年以后,当一代代人化为尘埃之时,她们依然年轻绰约,风华绝代。

     人生有涯,而书无涯,《聊斋志异》便是先生生命的载体,代代人都会读出新意。因为这个世界,只要有人在,就永远不会消隐人之孤愤寂寞和怀才不遇,然而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无人既能及先生之出神入化,化无形为有形,状难言于目前,含蓄蕴藉,似隔靴搔痒,实则一语中的,入木三分,击中某些人思想中最脆弱的角落。

    走过故居,上了缓坡,再出那弧形的石门,便看见壮观的聊斋宫门。门外空旷宽敞,干净清新,空气中反反复复地响着电视剧《聊斋》的主题曲《说聊斋》。那曾经令我感觉毛骨悚然哀婉久绝的前奏,现在听来竟听出几分悲戚而荒诞的况味。转而进入柔美婉转,如泣如诉,如怨如慕的境界中。“笑中也有泪,乐中也有哀,几分庄严,几分诙谐,几分玩笑,几分真,此种滋味,谁能解得开?”先生生前落魄而寂寞,孤院,孤灯,一书一笔一卷一人,借鬼狐花怪寄寓自己平生无限爱与恨,“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聊斋宫曾经和研磨人去过一次。印象中极深刻的有几处。一是柳泉。泉边又沈雁冰所题字的石碑,柳泉乃一小小清泉,水满则溢,又称满井。那时小亭有些残破,想必当年先生定是一袭布衣,于清茶袅袅中显示出雅致和大气的。聊斋宫内,那些经了电脑摄影等高科技设计合成的书中的人物和情境,让人们不觉间进入了先生笔下的那个世界。我似乎看到先生正飘然于云端之上,对每一个人拈花微笑。轻轻走过牡丹园,因是初春,牡丹尚未开发,深味遗憾。因心中惦念着想去看看真实的白狐,去狐园。狐狸那秀逸的面容,流转的眼眸,雪般净白的毛羽,恍然间又想起那不食人间烟火超凡脱俗的善良女子。

     聊斋宫东南处乃是先生的古墓,墓碑上刻着先生的生平简历,因四围砌亦石墙,览者只能远远地观望。拜祭了先生以后,研磨人拉我去南边的张老祖墓前,说那是蒲家的祖上。我心中困惑,蒲墓地之中,何来张氏之姓?原来,元末时,蒲氏一门遭到灭顶之灾,唯有一男孩因在姥姥家长期居住,自小随姥爷改姓张而幸存于世。元灭,明洪武年间,张子才又恢复原来的姓氏蒲。

    于是,忆及先生坎坷清苦漂泊的一生。

    其实,先生一生都是热衷功名的。十几岁中童生,考到七十二岁,按朝廷定制,援例才被给与一贡生的虚号。他想在官场上做出一番事业,可以说一辈子都在追求入仕,却未曾踏入仕途半步。“国家不幸诗家幸,赋到沧桑句便工”换到先生这里来说,就是先生一生命运不济,仕途多舛,可正因为如此才成就了他在文学史上的地位。
     他曾经多年在周村毕嗣达侍郎家中做私塾先生,毕家的藏书楼为他提供了读书的契机,先生一边教书,一边写书。毕侍郎与桓台的王渔阳交情甚好。每当王渔阳至此,毕侍郎总是请先生去陪客,通过交谈,二人互相视为知音。王渔阳很欣赏先生的文才,尤其是喜欢《聊斋志异》,二人经年之后私交甚好。《聊斋志异》的出版得力于王渔阳在财力上的巨大支持,如此,才使先生在世时此书得以发行。先生还曾远游至江南,在一位为官的朋友府中做幕僚。他书中许多关于江南风景的描写便得益于此。可惜好景不长,友人被罢官,他也结束了做幕僚的生活,重返故土了。

    当时,王渔阳官至尚书,可他为何不推荐先生做官呢?因王渔阳深谙先生正直不阿、嫉恶如仇的秉性,他知道先生一定看不惯官场的黑暗和互相倾轧,必然会得罪人而被罢官,那么,推荐者必受牵连。故而王渔阳虽欣赏其文才,但却不敢推荐他做官。相传,一日,王与毕侍郎问先生如何区分狼和狗,先生言:“狗尾巴往上竖,尾下垂必是狼。”其意不言自明。

    还有一次,他们请先生去吃饭,却故意冷落他。当先生如约而至时,一家人却正襟危坐,闭口缄言。先生亦不言,围桌一周,取来纸笔书一“森”字,然后扬长而去。毕侍郎追出门去,问:“森何意?是否言庄重?”“森者,室中木头太多也。”先生冷然答二人拍手大笑。从这些轶事中,我们略窥先生以布衣之身生活于达官贵人中的机智风趣和豁达。

   

    茫茫人海中袭来的孤独最难躲避,都市繁华中真正的隐者最难寻觅。大隐隐于市的洒脱该属于先生了吧?几百年后的今天,他还隐身在我们身边,我们看不见他,他却笑看我们,在奔波,在忙碌。静静的夜里,我们捧读他的小说,与鬼狐神游时,我们才发现,他活得比我们长久。

走过柳泉(原创) - 一米阳光 - 会心斋

 
                   一米阳光旧作

                   20041116日二稿

        2009-1-15再整理于博客以飨友朋,一米阳光深深感谢朋友们的支持与厚爱祝福所有喜欢阳光文字的朋友们一生一世快乐无忧!

      

 

                

  评论这张
 
阅读(662)|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