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所贪爱,每一刻却贯注深情。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

 
 
 

日志

 
 
关于我

像诗人一样浪漫、像和尚一样达观、像艺术家一样激情、像孩子一样天真、像天使一样优雅、像隐士一样宁静

网易考拉推荐

种下多少相遇,才能结一次重逢  

2011-01-20 20:15:17|  分类: 采撷阳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种下多少相遇,才能结一次重逢
    

薛若


         一念起,万水千山皆有情;一念灭,沧海桑田已无心。我们都是在这俗世熬煮岁月的俗人,偶然捡拾了缘分的种子,便在这白驹过隙的浮生,结了一次相遇。有时候,我们应该相信,所谓的相遇,所谓的重逢,不过是佛祖拈在指尖的花,不小心掉落了一瓣,于是,这种种的相遇或是重逢,便有了宿命的美好以及既定的哀伤。
     

      任你前世是佛前的一朵青莲,任她是佛前的一炷檀香,纵然逃不过零落成泥,纵然逃不过灰飞烟灭,却只因了那一起听禅的缘分,便在今生抑或来世,有那么一次回眸,甚至擦肩。世间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白落梅的文字淡雅脱尘,轻浅禅意的文字中,人生的禅意与世味的炎凉,却足以道尽。禅来禅去,缘生缘灭,不过是人生过往里的起承转合,终究只有超脱的人才能看透。这般也好,那般也罢,在禅机的显灭中,在诗意的吟诵里,与缘相遇,与诗重逢,与禅相依。有道是,此生所有爱憎,都是前缘注定。我们虽是懵懂冥顽的凡人,却也该在佛祖一再地点拨下,有所顿悟。
   

        白落梅,生于江南。散文在CCTV3《电视诗歌散文》栏目播出近二十篇,出过专栏:作品散见于《散文诗》《读者欣赏》《青年作家》《中国旅游杂志》等刊。读者盛赞其文:“落梅风骨,秋水文章”。已出版《恍若梦中一相逢》《烟月不知人事改》。
   

     真的是“落梅风骨,秋水文章”。也许只有江南的灵山秀水才能滋养出这样灵秀超群的女子,把世间最美的文字,化作点化世人的华章,展现在我们面前。白落梅,人称“隐世才女”,其神秘面目一直无人得见,但其才华,却早已名满江湖。如今,捧读这本《世间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更是对她的才华推崇备至,免不了生出一睹芳容的心思。我真想看看,是怎样灵秀、怎样脱俗、怎样睿智的女子,才能写出这样兼具美感与禅意的文字。
    

     《世间所有相遇 都是久别重逢》一部散文集,白落梅精选数十首经典的佛诗佛词,给以精妙脱俗的解读。于文中我仿佛看见,一品莲台,一瓶净水,一枝杨柳,一炷檀香,一枚诗句,一场前世今生擦肩而过的缘分。这样的文字中,让我们更有佛前品诗的怡然,更有诗中论禅的从容。回想这每一篇文字,每一首诗词,仿佛我们都能够静品人间五味,参尽诗韵禅心。更能从玄奘、寒山、拾得、弘一等高僧的诗句中撷取佛之禅意,自佛法中品味诗之缠绵。自然,我们不必纠结于五百次的回眸,只须回味于今生一次的擦肩而过,以诗为伴,与佛相依,或许就是今生的圆满。洗尽红尘,始知禅意,读尽人生,才懂诗心,也许,就在我们捧读这世间绝美的文字的现在,一场禅与诗的会话,一场红尘与禅意的相逢,已经于此处悄然开始……
     

     都说诗言志,词言情,佛言人生,所以,这本书,有志,有情,有人生。我想问,问这懂得人生种种玄机的佛,种下多少相遇,才能结一次重逢?
    终究是要自己悟得,于是,佛依旧不发一言,拈花微笑。
    幸好有白落梅,幸好有她最具灵性的文字。那么,还是跟随她的脚步,追溯诗缘词梦,去寻那一次久别重逢吧。
    禅有尽,缘无穷。相遇抑或重逢,不过人间虚话。佛是空,诗是空,缘亦是空。久别重逢,亦如是。--这,即是我的感悟。 

 
 

 贴着梅的文字静静的走,犹如漫步于空谷幽林,气息舒恬,似有若无的清香,欲袭欲离。当一缕深哲而醒透的光洒照过来,我看见,一个纯颜端美的女子,手捧一支带着苔痕的禅那,微语呢喃……  人世苍凉,人生千回百转,爱恨离愁,却无非一个缘,缘来缘去,妙尽幽微,亦不过朦胧天光下的一场梦,一盏茶,如落梅所说,“心如明镜,不惹尘埃”“独卧青灯古佛旁”。 

梅的文字很中国,很冰凉,很幽婉,很醒透,端然大气中,不失轻灵,从容淡定中,不掩优美和风雅,在她的文字中,你可以听得筝音清幽,流水潺湲;你可以看梅林雪树,水边离落数枝斜;你可择尘阶,鞠月光,步上空灵禅台…… 每一个字,都眨动着智性的眼神,每一句话,都含着深味,由不得你不沉思良久,由不得你不徘徊陷落。  常想,蒸腾、浮躁的现实,一个人能让自己的心灵文字端庄不倾,清醒澹静,这便是对自己、对读者、以及对社会的一种承担。文学是艺术,也是一种力量,却不是游戏,不是表演,更不是招摇、逢迎、矫情、甚或自恋,它似一盏灯,让自己心底通明,也日日照亮周围的人和这个世界。在落梅《世间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这部书中,恰恰凸显了这种大文学气质和自己独特的写作风格,“我是这样的无意,在一扇半开半掩的轩窗下,让禅意的文字,盛开在许多个宁静的夜里。不是为了给某个故事,埋下深沉的伏笔,只为了在众生的心底,栽种一株菩提(落梅)。”  落梅,没有生在空山流水的峡谷,没有生在宁静无扰的怡园别院,她身处繁华,却能够研灵魂为水,磨风骨为石,花开花落,任东西……  正是由此,她的文章,语言高度精炼,沉静优雅,不俗不赘,内涵禅意,似梅香素蕊,即使是飘落了,也干净自若。在《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中,她这样写道:“如蝉,一只不语冰的夏虫,在秋天来临的时候,蜕去斑驳的蝉衣,做另一个自己。”是了,人生包含着四季以外的季节,我们站在佛前,体会佛性,修炼自己,就似一只蝉,在生命的季节里,经历一次次蜕去蝉衣的疼痛,让生命一步步接近善美。其实,人行走在世间,每一步都需要修正自己,每一个日出里,都需要卸下昨日的俗累,我们比蝉更值得经受疼痛的蝉蜕,因为,岁月的更新,要求你我做另一个更加生动的自己。

  落梅此部书,还妙显一个“解”字。看似云淡风轻,却实为一种深刻、通透的解语,她以众多史上的高僧慧侣的修佛处事,以古代文人名仕的舒逸淡泊,作为钥匙,为读者打开一道道人世的重门,天光透过的那一瞬间,我们豁然洞开灵魂不曾敞开的那个窗扇,顿然了悟,放下才是真正的拾得,转离了,才会有相聚,远去了,才是爱的长久。正如落梅悟语“岁月两盏灯,春秋一场梦”,“山穷水尽”处,才有“坐看云起”闲。 

读梅的文,你可以在“醒字诀”中,穿越红尘,纵是爱到深处,亦可转身,正如她文中所言:“红尘陌上,一株招摇的小草,汝归沧海,我归深山”。短短一行字,掩藏着爱的真谛,令人唏嘘不已。一场轰轰烈烈的爱,会让一个人忘却身在尘世,不顾一切的去投奔自己的心上人,而烟雨飘散后,“春还在,人已天涯远(落梅)”,就当我是那株站在翘石旁的小草吧,你如闲舟行楫,终要回到湖河沧海,我归隐在深山,遥遥勿忘。  薰风衔落片片玉蕊,便听得阵阵筝音清幽,流水潺潺。是谁在抽弦促柱?是怎样一双素手在鼓琴调瑟?原以为,这纷扰尘界,不再会有高山飞练,不再会有清音筝然,当你身处落梅文字的梅林,便会感知山青水碧,清极香杳,你可以,将封存了已久的心结,和着这舒缓高急的筝音,吐纳真气,豁然见江河;你可以,将这文字灵性的芬蕊,一片片吞咽,濯洗内心,请靠近吧……

注:阳光于今晨和国姐姐,玲儿去位于外环路以西的新华书店书库点书,几乎是荒郊野外。书库里冷若冰窖,中午我们一起去吃过桥米线。后分道扬镳,我去新华书店看书,她们逛街购物。读周国平《闲情的分量》,白落梅的《烟月不知人事改》,阳光暖暖的,书香满溢,一种独特的快乐,离开时购《纳兰词 典评》,欣然矣。2010年七月已买《纳兰容若词传》,得到自己喜欢的书。人生一乐事也。明天放假,暂别父母一段时间,在有些寒意却不乏温暖的会心斋,听着我空间里凄美的旋律,回望早已落下帷幕的2010年,悲欣交集的一年,与你同行的一年,充溢着劳累却快乐着的一段美好时光……

在今天,彻底为2010年画上句号,谢谢那些用心灵呵护关心阳光的熟悉的陌生的友人,你们也是我生命里的阳光。深深俯首,深深感谢。阳光回陶然居的新家过年去了,提前祝福所有来此空间的人儿,新年快乐!幸福,如影随形!

                                      伊人边框

  评论这张
 
阅读(783)|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