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所贪爱,每一刻却贯注深情。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

 
 
 

日志

 
 
关于我

像诗人一样浪漫、像和尚一样达观、像艺术家一样激情、像孩子一样天真、像天使一样优雅、像隐士一样宁静

网易考拉推荐

橡皮虫【原创】  

2016-06-06 16:30:44|  分类: 光阴如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操场西边有几棵高入云天的树,我曾经无数次透过它落尽树叶的枯干拍摄蓝天,比起空无一物的天空,美到无言。

    它的名字不好听,臭椿,因为一个“臭”字,不再是气味,而是难闻的气味。我固执地不叫它臭椿,叫它橡树。橡树我是没有见过的,只在舒婷的《致橡树》里感觉它的高大和伟仪,对攀援它生长的凌霄花暗存好感。椿树的树皮光滑质感,我就觉得它是橡树,没去任何网页百度,这几棵树的名字是我给它取的,每一次去,我都在心里唤:橡树,橡树,橡树。

    大课间,看到两个蝴蝶一样小女孩围着树,转来转去,趴在草坪上,或者翘起脚尖望上看,阳光从绿荫里筛下来,晃动在她们清秀的脸上,异常生动。我很好奇。走进她们,笑问:“你们在干什么?”“找东西。”明净的笑容,和一份不想与人分享的神秘。

   等她们转到另一棵树下时,我仍旧跟着,不放弃地问:“是不是在找虫子啊?”“嗯。”“什么虫?”“象鼻虫。”“那我看看它什么样子?”“没有了,我们把它放在教室里养着了。”“老师,再见。”随着一声清脆,她们一溜烟的跑远。本想跟着去看看,橡皮虫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虫子,还是遏制了心头的好奇。就当它是一种可爱的,憨厚的小生灵吧,暂且活在我的想象中。

    又是一个大课间。看到六七个小女孩蹲坐在橡树下。“你们认识象鼻虫吗?”“不认识。”而转眼,雨琳却拿着什么,伸开手掌给我,说:“看,象鼻虫。”接着就把它扔在草坪上。我很感激她为我寻找,并且用手捉了给我看。我蹲下开,仔细看,“啊”,我心里暗叫了一声,这不是前年深秋我看到的那种虫子吗?丑陋,贪婪。在万物飘零,冬天将至的时候,密布在橡树上,大的,小的,数十只,却一律都在抵死缠绵。第一眼,看到它们,觉得恶心极了。它们不动时,你简直就不能分辨它们是死的,还是活的。眼睛几乎看不出来,遍体深褐,尾部有一丝丝黄色的斑点,小小的头部是是黑色的,有一根一厘米左右的长鼻子,宛若大象的样子。蛛丝般的触角,纹丝不动。两只虫子重叠在一起,如同死亡一样绝望沉沦,天地万物仿佛都不存在,甚至即将到来的酷寒都不值得畏惧,只在这可以相互拥抱的时候,成为奇怪的存在。即使朝生暮死,都不重要,只要这一刻是互相温暖的。

    当时,忽然对它们升起怜悯和敬意。那时,只觉得它们如蜉蝣一样生命短暂。因为,第二天我再去橡树上看的时候,已经再也找不到它们的行迹了。树皮的夹缝中,空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它们的存在似乎只是一个梦境。

    不曾想,今年在夏天,又一次见到了这种虫子,还知道了它的名字——象鼻虫,是这般憨厚动听的名字。我在草丛中,看到紧紧叠在一起的是两只虫子,上面的一只个头稍微小一点,小小头部上的象鼻规则地插入胸前的一个小凹处。它们静静不动。我找了一枝花枝,轻轻碰触它们,下面的一只慢慢蠕动起来。它抱着花枝,我把它们移到粗大的树干上。上面的一只仿佛是死去的。而下面的一只不停地沿着树皮往上爬你,它背上的似乎是它身体的一部分,哪怕危险在前,也绝不放弃,无法放弃。难道在这苍茫的世界,只有它还是唯一的同类吗?一只死亡的躯体,也可以慰藉孤独吗?它顺着树干往上爬,倔强而无畏。我依旧好奇:上面的一只真的已经死去?还是爱如此深沉寂寥,任何外物都无法唤醒呢?

    再一次用花枝去碰它们的时候,它们轻轻落在了草丛。我再次俯下身子,趴在地上,它是活的!它终于从另外一只的身上跌落下来,仿佛刚刚出世的婴孩,开始蠕动,两只虫子各自朝向不同的方向而去。我用花枝把它们移到一处,它们却如盲人一样,视而不见,又各自向前了。真抱歉,我只是看到你纹丝不动的样子,好奇这小小昆虫界不离不弃的情感而已,没想到,却拆散了一对可以拥抱着取暖,抵抗孤独的虫子。

   看虫子时,一位同事走近树边,好奇地问:“看什么呀?”“虫子。”可是,她一眼看到,迅疾跑开了,“啊,这么恶心人的东西啊。”成人的世界和孩子的世界,毕竟不同。在清澈如水的眼眸中,在粉嫩柔软的手掌,这看似丑陋,令人恶心的虫子,被他们美其名曰:橡皮虫。在与虫子默默交流中,人会被大自然接受,融入其间,无比自由,这或许就是孩子为什么总是无忧无虑,而大人却总是无缘无故唉声叹气吧。美与丑,或许只是俗世的认证,个人内心的映照而已。生命的最初,万物有灵,无论外形如何,都是美的。

    当操场上人群散尽,我在绿荫下,来来回回走了很多路的时候,再折回去寻找那虫 ,早已渺无踪迹。

    心美,万物皆美。每一个成人都该向孩子学习,学习他们的童真无邪,学习他们的众生平等。不离不弃的爱,永不丑陋,哪怕它披着一件简陋的外衣,也如童心般干净。

 

后记:

   后来,一个课间,看到树下,四个女孩盘腿而坐,在比赛扛树叶根。我也坐下来,在一个干净的小女孩的瓶子里,看到了这种虫子,它居然不再装死,不停向外攀爬,脚十分有力。拿起来看的时候,才发现在它六只脚的底部都有两个小小的如同爬山虎的脚垫,这样可以紧紧抓住光滑的树皮,并且攀援而上了。“它们喝清晨树叶上的露水呢。”在我低头观察这只可爱的虫子时,叫亚飞的女孩子歪着头告诉我。原来,在这僵硬的皮囊下,掩藏的是一颗朝饮清露的洁净灵魂。

                                                                                                                                          2016年6月1日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