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所贪爱,每一刻却贯注深情。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

 
 
 

日志

 
 
关于我

像诗人一样浪漫、像和尚一样达观、像艺术家一样激情、像孩子一样天真、像天使一样优雅、像隐士一样宁静

网易考拉推荐

◆偶尔失眠【原创】  

2017-02-20 14:50:46|  分类: 烟花过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偶尔失眠

                   一米阳光

 

周日,醒来,外面风声如啸,看手机上的天气预报,风力是每秒九米,相对于人的脚步,真的是太快了。本想饭后,去走环山路,看看初春的黉山有何新风景。不想冒风驰行。于是作罢。

 

打扫房间。清理一些无用之物。然后就是侍弄我的那些花花草草,一小截斜插在水仙花盆里的紫竹梅开出了一朵小花,三瓣的紫色柔美花瓣,安静地在绿色修长叶子的衬托下,楚楚可怜。米兰,放寒假时开的那一茬花,落了最后一粒。新的蕾在枝头,小的你无法找到合适的形容。

 

年前朋友送的垂兰,也败落了,显得颓废落魄。无论何物,辉煌过后都是寂寥的,直到无声无息消隐。用了大剪刀剪除花茎,却费了好大力气,靠近盆土的部分还留有半指。兰,即使只有叶子,那种疏朗飘逸之态,也值得欣赏。

 

沏茶。黄山毛峰。雨水刚过,不想再喝红茶。金骏眉金黄色的安暖熨帖甘醇,或许不太适合春天。一杯淡淡绿茶,那种青碧之色,恍若初春之视觉。

 

也许是喝的茶太多。十点半多躺下,很久也未睡着。并未焦灼,晚饭只吃了小乖剩下的两个水饺,和一个苹果,并无饥饿之感,反觉清明。看看手机已是凌晨,还是了无睡意,虽然明日需要早起坐车,但如此辗转还不如看一会儿书。于是,开了床头灯。低低的瓷白的光,静静垂照枕畔,夜阑珊。《南画十六观》书太沉,躺着或侧身,还要一边画出自己觉得有味道的地方,拿书有些重。随手取了一本名家散文。鲁迅的文章在最前面,虽然他的文字极好。而在这样失眠的夜晚是不相宜的。随手翻翻,遇到自己喜欢的文字,三两行之间已经心意相通。

 

读到梁遇春的文字,其中三篇:《观火》、《途中》和《春朝一刻值千金》读第一篇即被他文采斐然、独辟蹊径的文字所吸引,一边读一边用铅笔画着,“生命的确是像一朵火焰,来去无踪,无时不是动着,忽然扬焰高飞,忽然销沉将熄,最后烟消火灭,留下一点残灰,这一朵火焰就再也燃不起来了。我们的生活也该像火焰这样无拘无束,顺着自己的意志狂奔,才会有生气,有趣味。我们的精神真该如火焰一般地飘忽莫定,只受里面的热力的指挥,冲倒习俗,成见,道德种种的藩篱,一直恣意干去,任情飞舞,才会迸出火花,幻出五色的美焰。”

 

这是《观火》中我喜欢的文字,那种高蹈,那种无视规则的热烈激情,令人雀跃,即使在这样深沉的夜晚,我也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如一朵火焰,每一次呼吸都跳跃出不同的花朵。人与人的相遇是要靠缘分的,如果无缘,那么茫茫人海中也只能擦肩而过,即使两人面对面地站在一起过,也是无法在对方的记忆中留下一个模糊的影子的。同样,人和书的相遇也需要缘分。于滔滔书海中捡到一本好书,正如同于茫茫人海中遇到一位知己,兴奋喜悦之余,还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可是再反过头看看梁玉春何人,竟唏嘘良久。“梁遇春(19061932),福建闽侯人,1924年进入北京大学英文系学习。1928年秋毕业后曾到上海暨南大学任教。翌年返回北京大学图书馆工作。后因染急性猩红热,猝然去世”。如果天假以年,会是怎样的情境?现代文坛上有两个名字相映成趣:梁遇春和梁实秋,不知冥冥之中是否真有寓意。遇春消逝在春光明媚的时节,他说,青年时候死去在人的记忆里永远年青,是一语成谶,还是自有天意?如果梁兄能够走过春光,进入果实累累的秋季,将是多么美丽的风景啊!想起另外一个早夭的天才,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诗人海子,他也只活了26年,是争分夺秒地燃烧,在草长莺飞的三月卧轨而去。

 

《途中》反复读了几遍,心有戚戚。他写到:“车中、船上和人行道可说是人生博览会的三张入场券,可惜许多人把它们当做废纸,空走了一生的路。了解自然,非走路不可。天下的风光是活的,并不拘于一谷一溪。自己真正发现的美景才是最会有贴心的亲切的感觉。倘若一条路,你来回走够了万里,只要你真的用了你的眼睛,你就可以算是懂得人生的人了。对于人生有了清澈的观照,世上的荣辱祸福不足以扰乱内心的恬静,我们的心灵因此可以得到永久的平静。”会心不必去远,绝美的风景,内心的清澈,会让你能够看到任何一处风景,而绝美的风景从来都是稍纵即逝的,需要缘分。想起自己在去年看到五老峪水库泄洪道处发现的瀑布,沿着陡峭的石壁飞溅而下的一挂洁白,声若惊雷,素白不染纤尘,立在那里,浑然忘了时间。

 

都说春宵一刻值千金,而梁兄不然,他说春朝一刻值千金,他的慵懒和广博,率真自然,令人会心微笑。读他的文字,如冬日傍晚,忽有友来,围炉对聊,无论有怎样的烦忧,都会随之而去,点滴话语带来的都是释然和欢愉。在他笔下,“迟起”也成了一门艺术,为此他居然甘于让父母失望,可以受教授白眼,宁可饥肠辘辘,饿出汗来,还是坚持着非到十点不起来。梁兄说:忙是人们体力发泄最好的法子,亚里士多德不是说过人的快乐是生于能力变成效率的畅适。我常常在办公时间五分钟以前起床,那时候洗脸拭牙进早餐,都要限最快的速度完成,全变做最浪漫的举动,当牙膏四溅,脸水横飞,一手拿着头梳,对着镜子,一面吃面包时节,谁会说人生是没有趣味呢?而且当时只怕过了时间,心中充满了冒险的情绪”。其风趣洒然令人开怀一笑。

 

夜读妙文,斯人已逝,空悲切!然而,这自然随意真挚的文字,如溪水流淌,清澈甘爽,如饮春醪,在这万籁俱寂的深夜,在这雨水时节,遇到这样一个文字的知音,得一番畅谈,不亦乐乎,合上书,安然入眠。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