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所贪爱,每一刻却贯注深情。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

 
 
 

日志

 
 
关于我

像诗人一样浪漫、像和尚一样达观、像艺术家一样激情、像孩子一样天真、像天使一样优雅、像隐士一样宁静

网易考拉推荐

遇见 其二 【原创】  

2017-02-20 16:57:58|  分类: 光阴如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遇见 其二

一米阳光

   散学了,回家吃午饭是一件多么开心的事情。虽然来去匆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来回路上就占去了20分钟左右,我还是乐此不疲。

 

因为路上无时无刻不会遇到美好。一只停骑栖在溪边的白鹭,忽而掠起。扑展洁白的羽翅而去,不匆忙,却也来不及掏出手机,清晰拍摄到它的样子。而这样的相遇已足矣。一只卧在门口的小狗,首尾相接的样子,对来来往往的行人漠然置之。有时,抬起头来,看你一眼,又安静地把头扎在腹部,它亦懂得人情世故。有时,遇到一群鸭子,在水里游动,伸展的爪子如桨,划出一道道波纹,一只调皮地一头沉入水中,倏忽从远处露出头来。

 

今天,风很大。推着单车,刚刚走到门口,电动门就开了,一道恰好我骑车出去的宽度。不用等待,真好。沿着公路下面的侧路,到加油站,是一道微斜的陡坡。一辆白色的奥迪驶过来,此路足矣容得它擦身而过。可是,那车停下来,如如不动,直到我行过,才缓缓启动。真好!很多拥有财富的人也是高素质、高品位的人。从容,无须风风火火。生命就那么长,每每走到路口,停下来,看看远处的风景,无形中已经延长了生命。

 

回到家。是芹菜的香味。喜欢芹菜,那青翠的茎,淡绿深绿的叶子,配上白豆腐,一个脆有韧劲,一个糯软疏松,相得益彰。爹躺在床上,一米阳光透过窗户洒落在床头枕畔。他在元宵节前挪大鼓时扭了一下腰,第二天又被邻居叫去,帮忙从地瓜窨里取了一千多斤地瓜,那天风声呼啸,他一个人立在几米深的窨子上,用一根长长的绳子把重重的袋子拉上来。一回到家,他就躺下了。鼻子不通,发烧。左边胸肋疼痛,几乎无法起身了。傍晚,邻居来喊他去吃饭,也被他拒绝了。晚上他最喜欢去的玩场也去不了了。前一天,他还去拉二胡,还背了三国演义的主题曲《滚滚长江东逝水》,回来后絮絮向母亲讲述当时情境和他对这首歌的理解。可是,十五夜,最热闹的一晚,再向往,也无能为力了。最爱的酒也不饮了。我说你就不能和别人说你干不了吗?爹说,人家来叫,还能不去啊?三年前,一场车祸,爹前胸断了八根肋骨,每到阴雨天气,总是隐隐作疼,比天气预报还准。

 

看到我回家。他起来,阳光随之落在枕上。娘说,我又做了粘糕,没有放南瓜,锅小就满了。边说边给我舀了一碗,甜香的气息氤氲而来,用勺子一挖,宛若阿胶未凝的琥珀色汁,把一粒粒饱满金黄的黍米包围着,金黄的地瓜,色泽红润的小豆,刚好裂开,露出沙瓤般的底色。舀一勺,未舀起来的饭也黏连着,水乳交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是米粥最高的境界。娘知道我喜欢喝粥,尤其喜欢这黏糕。以前她不会。只有中秋等重大节日,才会在姥姥家或者大姑家吃到这美味。而今,姥姥已离开人世,大姑也病得无法行走。人世的悲苦,从来都是如影随形的。

 

娘慢慢学会了做黏糕。最初,是在外面,烧火,需要在开锅后把火弄小,文火熬制,还需要不停用勺子搅拌,免得糊了。而后来,可以用电饭煲做出同样的效果来。就经常会喝到这黏糕了。幸福,常常不期而至。

 

做这种黏糕。需要黍米,然后用冷水或温水浸泡几个小时,再用手反复淘洗,这样做出来的糕才会粘稠。还需放入红枣,花生,红豆,红薯,南瓜。最需要的是时间,早早开火,慢慢等它在锅里酝酿,种种原材最好都彼此融合。喝一口,清香醇厚的滋味,满了唇齿,然后是整个肺腑都觉得熨帖起来。五谷以养气,吃着大地上最丰美的产出,谷物的芬芳,令人陶醉。

 

电视开着。是央视十一,正演《雍正王朝》。记得上次看是十三歌病体沉疴,不想让雍正知晓。恰雍正来探视,生气地说,想现在还不告诉我,要让我伤心到什么程度。十三求他放了老四,毕竟是骨肉相连,况且老四在军事上也是好手。竟不知是否被采纳。今天是布衣的雍正,以为美貌的女子与之依依惜别。印象里,似乎雍正就是那样冷酷和血雨腥风。原来竟也有这样似水柔情。太监来报说四……接着改口说阿其死了,临死时给他留了一封信。皇帝雍正四哥御览,在烛光摇曳下,病重的四阿哥在写信:四哥,我这一辈子从来没有佩服过任何人,现在我觉得你是我最佩服的人。我输了,你也没有赢。你还看不透,荣华富贵不过过眼烟云。你这些年争来争去,不过是身前身后的骂名罢了。几声沉重的咳嗽,吹灭了只剩下拇指长短的那截蜡烛,人已魂兮归去。然后,是一个深夜,雍正暴死。背景音乐苍凉悲怆,男女低沉的啊回环曲折,感叹一代帝王不过也是带不走人世一丝一毫,一样灰飞烟灭。我说,演完了。娘说还有一集。都剧终了,怎么还会演一集啊?果然,一会儿响起了《向天再借五百年》的歌,风烟滚滚,却是有一个王朝了。

 

时间将近十二点半,穿上羽绒袄,满怀欣悦地回学校。这遇见,何其美好。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